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10|回复: 8

难忘的几位知识分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5 天前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难忘的几位知识分子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 冬夜静寂,过去经历的一些事如雪地留痕复现于脑海。随兴写下我拆迁经历中遭遇的几位知识分子,希望读书人有所旁悟。仅管我所述不虚,还是姑隐涉者大名。若有人对号入座自取其辱,与我无关。
        我算不上正宗的知识分子,对于高学历者一直心有敬意,博士头衔更令我仰望得要掉帽子。拆迁经历中遭遇的一位博士,修正了我的姿势,原来有的博士可以俯视,目光中还可以加注几分轻蔑!
         袁南映,是国内一所知名大学的博士,主攻国际关系学。为父亲的三间平房拆迁,他远程回归故里,和我们的拆迁工作组一起精准测量面积,认真的拍了照摄了像。我尊重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对老屋的情感——这里是一株挺拔云天的树木之根!假如不拆迁,这砖瓦平房或许将来会被冠以一位学界巨擘的故居,挂上一块文物保护单位的铜牌。可现实必须让这座文曲星的府邸限期让地建城,我只能按现行的市场价值给它作出评估,无法高瞻它未来可能发出的眩目光彩,给付跨越时空的订购筹码。
         我们间的洽谈充分礼遇着一个高级知识分子。接待室里准备了水果,瓶装水。袁博士姗姗来迟,却直奔主题,纵横捭阖。他说,西方国家对居民房屋物权超常尊重,我们的日本邻居修机场都得绕开民房;上海、广州拆迁的补偿价位超常;中国的拆迁法规要修改,已有法学专家在媒体吹风放言云云。
        毕竟不是聆听学术报告,我的职业特点决定我必须面对现实问题。于是,我谦逊又坦诚的友情提醒,中国的土地政策与西方及日本不同;上海、广州的房屋购置价与盐城市无可比拟;法学专家有自己的话语权,但不具有法律的效力。我请求博士直击我们近距离面对的拆迁房屋。
        博士告诉我,拟在南京秦淮河西侧买房,父母的房屋拆迁后不得不随他居住,因而有意等面积价格置换。我哑然,只能回敬他一个幽默,笑问袁博士能否计算出这座小屋平移至秦淮河畔的综合成本?否则不好按他的要求给出令他满意的拆迁价格,只能面对盐城市东郊的房屋市场行情。
        我们没有达成一致的价值观——核心是选取参照物有难以调和的分歧,我是绝决的不认同盐城市乡村平房,比照六朝古都的繁盛地段新开发楼宇作计价参照的。我至今也没有弄懂袁博士价值观的理论支撑。当然,那幢小平房还是按期拆迁保证了落户项目如期施工。签协议的是博士的父亲——房屋的所有权人。他是一位农民,见识短,不了解西方、日本和一线城市的拆迁价格行情,他用他的房屋换取一套面积相当的安置楼,心满意足地连说:“不亏、不亏”,竟然还一脸诚挚的向我打招呼表示歉意,说儿子说话没分寸。袁爹爹瓢大的字认不到一箩筐,儿子可是博士啊!
        再说一位大医院的医学权威。你一定会想到纤尘不染的白大褂,慈祥得像菩萨,优雅得脱俗……肯定不会将他与一个猥琐地守候院门要给人送钱送物的老者划等号。恰恰就是那位医学专家,居然披着塑料雨衣,自称在我家院门前静侯一个多小时,瞅准我老婆打开院门倒垃圾的机会,塞进一匝百元大钞和名贵烟酒,希望得到超常的照顾。那天晚上,老婆一脸无奈地告诉我一个自报“姚医生”的老者,在院内抛下财物仓皇逃去,我便猜知这位“姚医生”就是颇有名气的姚专家。
        第二天是除夕,我通过多方打听,得知姚主任正在某医院专家门诊值班,便约村干部立根一同前去退款退物——明天就是春节,我不愿非我心安理得之物占据我的空间。
        立根主任找到他的门诊,说明我必须原物奉还的态度,他极不情愿地随立根走到道口我的停车处,企图说服我收下他的馈赠。没有遂愿,他只好悻悻地取回了他的东西。我望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,脑子里突然产生一个奇怪的推定——他一定擅长收受病人的红包,甚至会索取……
        每个知识分子都有自己思想的幽深洞天。春节刚过,姚主任再次进入我的视野。正月初八,清晨六点多,地面有雪融后车辗人踏的冰渣。姚主任骑电瓶车,赶早成了我院内的访客。这次,他除了给我带来名烟、名酒,现金由年前的一万增加到二万。我推测他以为我年前退还礼品一定是嫌少,他是执意要舍得金弹子打下金蛾子。新岁初始,余庆未了,我礼貌的请他吃了早茶,陈述自己的诉求。姚主任早年读书出乡关,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市立医院,夫妻俩早已都是年过六旬的主治医师,收入不菲。父母去世后,老屋残颓,尚有残垣支撑未及完全倒塌。这次划入征用地范围,姚主任要求就当他当年没有考入医学院,仍按农民的待遇给他一宗近城的建房宅基,外加一笔可观的拆迁款。
        假想能启迪人创造科学的奇迹,但假想优裕的城市安居者仍然是一个没有离过乡的农民,应该属于小说的范畴。我向他解释政策的不许可,姚主任很执拗,言辞恳切的反复申述自己的观点不过分,婉责我不理解他,迂回地启发我反正是国家的钱集体的地,多用些对我个人利益没有妨碍,还可以获得共同利益。
        各持己见,相持不下,我暗自给同事发信息召唤前来救“驾”。驾驶员在院外鸣响喇叭时,我见机称上班时间到了,将姚主任连人带物请到车上,有些失礼地锁门而去……
        我从事拆迁工作多年,唯一未能取得终极圆满的是梅老师的房屋拆迁。我欣赏梅老师对于教学的执著,向组织力荐他担任了辖区中学的教导副主任。拆迁中,梅老师与相邻住户相同面积的房屋,坚持超过别人一倍的要价,他始终自信这个要价的合理,贱价不卖!以我当初荐贤的感情基础,多次接谈居然没有靠近距离。我求助于他的同事、朋友,启动了聚餐、喝茶的温情联络,希望避免一场不得已的诉讼,也没有改变梅老师越仰越高的头颅。市建设局的仲裁人员讲解政策依据,他认为不过是官官相护的游戏;法院张贴出生效的法律文书,他坚信不过是虚张声势的恫吓。最终,他未能获取奖励性费用,按有权部门的裁决额拆除了房屋。
        我不知道一个读书识礼的人,在逐利时为什么要在自己搭建的海市蜃楼中自命不凡的坚守不出,偏要等现实击碎梦幻?事隔几年,他的孩子上大学经济不宽裕,我提请组织会商资助了他三万元。这对他是个意外,可他坚持认为他还没有拿全他该拿的钱。
        多年来,我不遗憾于任何昧心逐利人对我的冷漠,我担心于一个个知识分子灰暗沉重的心。叹世道,银白金黄,让多少斯文人痴癫疯狂,眼红心黑,让多少斯文人丢弃本色。
        财富诚可贵,人格价更高。写下这些文字若有人骂得我耳热,权当取暖吧,好在我无愧地守着道德底线……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我也戴有色眼镜 于 2017-12-7 18:59 编辑

         故事讲得跟真的一样。哥可是不在盐城市生活,也不会是故事中的任何一个人,也不会有拆迁这种事。哥相信有狮子大开口的“刁民”,可哥也知道那拆迁的一点点的猫腻。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仓老师这是给“高知”画像了,读了令我长见识了。谢谢!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其实不管博士,还是其他什么, 只是在专业领域有特长, 其他方面和大家都一样,没有什么特别的.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要神化, 也不要矮化, 当平常人就好.
 楼主| 发表于 3 天前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顾林 发表于 2017-12-7 22:02
仓老师这是给“高知”画像了,读了令我长见识了。谢谢!

有知识没理智,令人生厌!
发表于 3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曾到北京燕莎买过一双袜子  价格俺就不说了  但是穿了不到一周边缘就开线了  但是燕莎依然是燕莎
发表于 3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中“高知们”的姿态让我想起了“高干”们的姿态,很有同感,也很有共鸣。县里一位曾经的常务副县长,在职时帮我们电信发展做过不少有益的工作,可是,其退下来后,有一次小灵通建基站选定了他家的屋顶,居然死活不同意,只得改址了;另一位时任政协副主席的亲戚,是公共楼顶,但正好在他家楼上,他家中无人,常年在外且无法联系,然后知道是这位副主席的亲戚后,就找到了他,他当时也出差不在家,在上海,电话中听了我们的汇报后,当即表示同意,让我们弄。结果后来他亲戚知道后提出异议,非让弄好的基站拆了,我们再找这位副主席时,他居然矢口否认,说他没有说过同意的话。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一个堂堂副主席了,至于出尔反尔,当如此小人吗?还有一个人,也曾是县政协副主席之一,一次全省性的大型活动中,是我亲自监督安排的宴会席位和席卡,有他的,结果他进去找了一圈没找到自己的位置,出来找我,我进去就找到了他的座位,他竟然非要说我的席卡是后补的,原来没有他,不肯就座。我说你看看现场有没有电脑和打印机,我怎么可能临时打印出席卡来?幸好有另一位县领导出面说合,他才愤愤地勉强坐了下来。以上这样的县级“高干”们,让我内心很瞧不起,说句难听话,连普通老百姓都不如。我实在不明白,这样一些毫无修养和素质的人,是怎么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的。
 楼主| 发表于 前天 10:2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闻石8071 发表于 2017-12-9 21:30
文中“高知们”的姿态让我想起了“高干”们的姿态,很有同感,也很有共鸣。县里一位曾经的常务副县长,在职 ...

受您留言的启发,将写一篇我在拆迁中所遇到的部分官员嘴脸的文字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醉里挑灯文学网 ( 苏ICP备15038944号-1

GMT+8, 2017-12-12 14:30 , Processed in 0.214836 second(s), 11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