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6|回复: 0

[原创] 儋州记(组诗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7-11 13:09:4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儋州记(组诗)
文/赵华奎

◇海风经过白马井

这欲望之海,终究不舍得一口吞掉落日
将思绪放低,慢下来,静静吸食满天晚霞
守海的老渔人,归隐白马井
他在听潮水聊慰礁石,咀嚼返港的帆影

北部湾像是醉了酒,解不开纷乱的情结
摁不住凌波起舞的海风,就一直推水东进
抵达将要安歇的港湾
莫忘回赠天空一幅撕不破的蓝

这是夏日。海风比人更富内涵和激情
它弃水上陆,卸掉一身重负之后
便开始走街串巷,搜寻一段不褪色的历史
在小镇,终于遇见骑着白马的伏波将军

我,这个比海风更咸更湿的人
也在搜寻一段历史,祈愿大海降一道福印
我所走过的每一寸水土,离海都很近
并且相信
大海才是躁动的今世,浩瀚的来生

◇古盐田,晾晒大海千年心事

还原于我。我本是一滴负命之水
来自最远最深的海,取自最为澎湃的潮
当激情消退之后
安然驻入被日月打磨而出的盐槽

岸上的低树浅草,望海的石头
比我早到了几千年,各自在续来生之缘
我知道,泛白的时间表已排列不出归期
寂寥无际,对海的思念,正缓慢结晶

老盐工黑而干瘦
每日,都在用辽远的目光推开万亩烟波
只向大海要一份简约的馈赠
把等待,交给炙热的日光和漫长的岁月

阅过沧桑世相的波涛
这片盐田依旧闲适而清白
千年已过
它仍在低调地晾晒大海斑斓的心事

◇水石花

大地是个造物主,只以一把刻刀
就能雕出无数山川、谷地和河流
石头惯于沉默,一洞水石花掩藏了万年
至今天,才被大地用浑厚的嗓音启开

入门。由目光拉开大幕
看见水,一凿一凿,构出一幅神的案图
花木、虫鱼和鸟兽,纷纷走进坚硬的石体
安放于一处被时间驱空的寂静

由水采摘而来的光,在无限扩张
这些石头的色彩和思想,也在无限扩张
透过无比璀璨的幻象
许多游走之人,会不觉忘记折返的方向

而水和石头都是清醒的
它们在一点一点地对接情感,私聊
坐落下来,成为一粒擦不掉的地理符号

◇又见东坡

记忆搓着遗风的麻绳,怀古
在儋耳郡,我遇见牧牛放马的东坡
授书讲学的东坡,著诗立传的东坡
与柴火酒米对话,与乡野路人对饮

一间书院追溯太久,脱漆的门楣经过返新
也没留住往日的光阴
泛黄的诗书尽在,捣石的身影尽在
拉犁的耕牛尽在,却不见
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

流放一段历史,造就不了一个朝代的兴荣
从唐的风雨到宋的浮沉,谁能说得清
如画的江山,如潮的风水,如歌一样流逝?
就像一口长满青苔的墨池
终究载不动一叶轻舟,以及万许愁情

在儋耳郡,这个伴水而栖的三都小镇
有人把它称作蛮夷之地
你却把它书写成诗乡歌海
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词赋与调声

又见你时,我不想与秋风落叶交集
只想默守寂静的门庭
听你授书讲学,看你著诗立传
或在漂白的时空里,呼吸满院书香
2018.07.10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醉里挑灯文学网 ( 苏ICP备15038944号-1

GMT+8, 2018-7-19 12:18 , Processed in 0.205392 second(s), 8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